驾校又见“黑”驾校!学员开私家车上大马路练

发布日期:2018-12-06 浏览次数:

  学车想必是绝大多数市民一生中都有过的体验,个中充满辛酸苦辣,但拿到一纸驾照时心里肯定是甜滋滋的。不过,▓刚刚拿到小车驾照的市民张亮(化名)却怒气未消,他选择出来“踢爆”自己曾报名学车的“驾校”

  张亮反映,他报名的“驾校”在番禺设点,实际上却挂靠在中山一驾校名下,考试地点也在中山。南都记者查询到,▓张亮反映的驾校及教练员郭某均未在广州注册,涉嫌无资质违规开展异地培训。而包括张亮在内的多名学员称,学车时使用的是私家车而非教练车,驾校也未有正规练车场地,甚至是在机动车道上练习驾驶,导致险象环生

  对此,日前,▓记者以想要学车为名联系教练郭某,对方称可以报名。但记者亮明身份拨打郭某电话,郭某却称“差不多一年没做”了。目前,关于该报名点涉嫌的非法培训行为,记者已向番禺区交通部门进行了举报

  两个月前,番禺市民张亮(化名)拿到了一纸中山驾照。从去年上半年报名到手里攥着小本本大概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谈起这段驾考经历,张亮挂在口头的,频率最密的是一个字———“坑”

  事情要从去年张亮找到一份销售的工作说起。这份新工作要求会开车,张亮却没驾照。于是,他盘算找个驾校报名学车。住在番禺石楼镇的他在家附近物色一圈后,看中了一家叫“永州中南学车”的“驾校”

  这家驾校的店面坐落在番禺区石楼镇沙浦东路,门前广告牌写着“永州中南学车石楼招生点”。日前,南都记者造访这里时,铁闸门紧闭。据学员称,郭教练已搬走有一段时间了,不过询问他,似乎仍有在招生

  张亮称,“招生点”起初由一男一女两人合伙经营,后来女的与男的散伙。男的是一个叫郭某的人,学员称呼他“郭教练”

  “驾校”安排的考试地点不在广州,而在中山。后来,张亮了解到,“永州中南学车”其实挂靠在中山一驾校下,招收学员后,实际是由中山驾校安排学员考试

  报名时,张亮签了一份学车合同。根据张亮提供的《中南学慧驾校学员培训协议书》(下称《协议书》)显示,“广州市学慧驾驶培训学校”与教练“郭某”是合同甲方,张亮则是乙方,《协议书》落款时间为2017年4月13日

  根据《协议书》,对方提供的学车套餐有三种:“普通培训班”,价格4900元,“来回车费,补考费自理”;“特快贵宾班”,价格7900元,包含学车到拿证所有开销,考场来回接送,食宿费,练车费,就算出现补考,所有补考费及补考发生的一切开支全包到底;“特快VIP班”,价格9900元,“包含学车到拿证所有的开销”,《协议书》上还特别注明这个班“包过科二”

  “我当时看着在这个驾校学车的人挺多的。”张亮于是选择了价格7900元的班,按照协议先以微信转账的方式支付郭某4000元。很快,张亮就被安排到中山体检,并成功录档。一个多月后,他在中山考过科目一,就付了余款3900元。“没有收据,就一个合同。”张亮称,不过,他保存了转账记录

  张亮回忆称,练车时,他才发现科目二的训练场地是租的,练的车也不是“教练车”,而是一辆私家车

  张亮称,这辆私家车是湘牌,有些残破。他称,学员曾观察到,郭某给这辆车加油不是到正规加油站而是从一台面包车处加油

  这种加油方式往往被称为“黑油站”,系非法销售汽油,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据此,张亮怀疑,教练给他们练习科目二的车其实是一台报废车,“否则就不用去加黑油站的油”

  而更让张亮感到气愤的是,过了一段时间,郭某就不再租场地而是在一常常有泥头车经过的道路上让学员练车。“当时里面在施工,常有货车通过。我驾驶技术还好,倒是不怕。但是,也有学员在练车的时候觉得很危险。”

  张亮这一说法得到了曾同在郭某处学车的李洁(化名)和王彤(化名)证实。日前,李洁带着南都记者来到此前学员练车处,该处道路为石楼镇腾达西路,在一汽车灯具园西侧。道路划设有“驾考项目线”,不过痕迹模糊,包括直角转弯、曲线、侧方位停车、倒车入库,没有斜坡

  走访当日,有一辆小车正在路上进行练习。司乘两名男子练完一段时间后,记者前去攀谈,发现两人在交流驾驶技巧。一男子起初自称是在学车,后来对记者起疑后,就称自己有驾照,但不熟练,故让朋友在此处教自己练车

  “我当时就在这里开教练的私家车练车,不时有车经过,我觉得不安全。”李洁对记者称。南都记者观察到,虽然该条路段尽头为断头路,但是走访当日,确有货车经过

  科目三即日常所说的“路考”,按照爆料学员所说,练车时是在机动车道上驾驶非教练车练习。张亮称,到了科目三要考的前三天,郭某才让他练车。他称,这次驾驶的同样是一辆没有喷涂“教练车”标志的私家车。练车时,仍未取得驾照的他驾驶这辆私家车上路,由郭某坐在副驾驶位上指点

  李洁也称,当时,科目三项目系在番禺区石楼镇的长江路练车,虽然路面上的车不多,但学员被要求开着私家车练车,“车上装有驾考的系统,喊什么项目我们就进行相应的操作”。“我记得,那辆练习的私家车副驾是没有刹车的。作为一个没有取得驾照的学员,却驾驶车辆在道路行驶,我觉得很危险。”

  张亮向南都记者回忆称,学车不仅因陋就简,教练的态度也有问题。“科目二,▓教练他自己常常不教,而是挑他认为教得好的学员来教我们。”张亮称,科目三考前一晚学员练车,他因为不熟悉驾驶操作,被教练骂了一个晚上

  张亮称,往往到了考科目二和科目三时,郭某会向学员暗示,说可交“保险费”,即通过“买过”的方式通过考试

  所谓“买过”,张亮称,教练的说法是考试人员暗中配合,让考生更轻易地通过考试。“买过费”要收3000元。当时,想着尽快通过考试取得驾照的张亮向郭某支付这笔钱。然而,事实上,张亮称,▓因为考试监考非常严格,布满摄像头,所谓“买过”根本就对考试无济于事

  张亮称,自己在第一次科目二前交了3000元,考科目三首次不过,补考前交了3800元作为“买过费”。虽然在交过“买过费”后恰好都顺利通过考试,但是,张亮称,考试只能靠自己。交过的6800元“买过费”却不能退,“钱只要给他,必定有进无出”

  李洁也交过“买过费”。她称,当时,她科目二第一次考试挂科后,“教练说给他交点钱,让他去考场打点关系让我好通过一点”。李洁信以为线元。但是,在随后的考试中,她发现,▓考场有监控,交了钱其实没有区别。她连续不及格了多次后,才靠着自己考过科目二

  李洁称,取得驾照后,她以交钱无用为由向郭某提出退款,但是郭某不予理睬,最后在微信直接将她拉黑

  在整个学车经过中,▓爆料学员感受到的是教练与学员信息不对等的无奈。因为信息不对等,他们没有任何议价能力,教练说怎么做,学员就得怎么做

  张亮对此深有感触。因为着急尽快取得驾照,他常常催教练约考。但是,教练却往往搪塞说要隔一到两个月。“实际上根本不用那么长时间。”张亮称,教练此举是为了方便自己集中带学员赴考

  张亮称,在顺利通过科目三后,要准备考科目四,郭某却说他报名驾考办理的中山居住证到期,要交200元方能约考

  为了能早日拿到驾照,包括李洁在内的学员都交了200元。但是,此前对郭某的做法不以为然的张亮,因为这200元与其发生了争吵。他查过资料,广东已在今年9月起就实行了省内居民异地申领小型汽车驾驶证只需身份证即可报名学车和参加驾考,而不再需要居住证

  张亮认为,就算出现居住证过期,他报名时交的7900元的“全包班”应该也包含这笔费用,郭某或挂靠的驾校此举无非是编造理由想坑学员一笔

  在争吵后,郭某将张亮的微信“拉黑”。张亮一气之下打算自己来约考,为此颇费折腾。他跑到中山,找到那边驾校,一番交涉后拿到自己的档案

  拿着档案,张亮顺利约考科目四,并通过了考试。今年10月,没有补办过居住证的他却仍然拿到了驾照

  值得一提的是,张亮、李洁、王彤三名爆料学员均称,郭某虽然称给他们办了中山居住证,但是,过程中,他们从未见过居住证原件

  日前,南都记者以想学车为由添加了郭某的微信。在得知记者想学车后,郭某介绍称,学车费用是4000元,包补考费5200元,考试地点仍在中山

  按照此前爆料学员的说法,郭某宣称可提供“包过”服务。就此,南都记者询问郭某,郭某称,“科一科四可以有包过,科二科三包指点”。记者进一步询问“包指点”指的是什么,对方似乎有了警惕,询问记者是哪个介绍的

  “熟人我就帮帮忙,不熟的我不收学员了,不然我现在学费那么便宜啊。”郭某称

  不过,就在昨日,南都记者以记者身份拨打了郭某电话,面对记者的询问,对方承认去年有搞外地考,“现在没做了,差不多一年没做了”

  记者询问他是否有备案。郭某称,自己是在番禺办的学校,“帮驾校代理招生”。记者询问是否知道开展驾培要备案,郭某称不知道

  对于学员反映的用私家车练车的行为,记者询问郭某,郭某坦承,以前是用私家车,“后来交警抓了,就不搞了”。而记者询问郭某是否提供“包过”服务,郭某则辩称,“哪里有包过,包过是(指的包)考试补考费”

  对于学员反映的曾在石楼镇机动车道上练车的行为,南都记者已反馈给番禺交警部门。而对于郭某及其“永州中南学车石楼招生点”的驾培行为,记者也向番禺交通部门作了举报

  在采访中,南都记者发现,实际上,郭某及其“驾校”的“驾培”行为,已经涉嫌违反了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的多项规定。记者梳理如下

  《道路运输条例》规定,▓从事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经营的,应当取得交通部门核发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同时,根据《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驾培机构应当在注册地开展培训业务,不得采取异地培训等不正当手段开展经营活动

  南都记者在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官网的“学车查询”对“广州市学慧驾驶培训学校”、“永州中南驾校”及其关键词进行检索,并未查询到相关驾培企业。而记者以“郭某”为教练员姓名进行查询,也未有结果。也就是说,郭某及其“驾驶培训学校”均未在广州注册。依据学员的说法,郭某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在番禺进行驾驶培训行为,已属于违反规定

  根据《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驾培机构应当按规定配置教学车辆、教学设施、设备和场地等,教学及经营场地应当为企业自建或租用。租用教练场地的,应当持有书面租赁合同和出租方土地使用证明,租赁期限不得少于3年

  《管理办法》还规定,驾培机构应当使用符合国家技术标准、具有统一标识、悬挂教练车牌并经道路运输管理机构登记的教练车从事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活动

  而根据学员的说法,郭某的训练场地均在道路上,并使用私家车开展培训,极不规范,也涉嫌严重违反规定

  《管理办法》规定,驾培机构及其招生点、教练场应统一对外形象,招生广告应当真实、合法,不得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而根据学员的说法,郭某宣称“包过”,已涉嫌欺骗和误导学员

  根据《管理办法》,驾培机构的教练员及其他人员不得私自收取培训费用,应由驾培机构统一收取,并开具税务部门监制的票据。培训合同应通过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质量信息监管平台生成,驾培机构与学员双方应在网上签订合同;学员学籍信息自网上合同签订后,直接通过平台信息互联方式向交通部门登记

  《管理办法》还规定,驾培机构不得向学员承诺机动车驾驶人考试时间和考试结果。驾培机构不得向学员收取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任何费用

  据学员的说法及提供的合同,报名时签订的合同不符合上述规范。学员还称,交给郭某的学车费用均无发票,而且郭某或驾校以“保险费”“居住证到期”为由要求学员交费,还坚决不予退还

  公益律师、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廖建勋律师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驾校若没有资质却在广州地区招生或跨区域招生,违反了《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规定》,行政主管部门可以对驾校违法招生行为进行行政处罚

  廖建勋表示,驾培过程中,驾校或教练用非教练车培训学员,若被交警查到,应由驾校和教练员承担责任,学员不用承担责任。对于驾校以各种理由乱收费,廖建勋表示,学员可以向价格行政部门投诉,如物价局和消委会。“驾驶培训应该是明码标价,如果驾校以其他理由乱收费,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价格法的相关规定。”

  至于驾校宣传“包过”,廖建勋认为,如果是假的,可能涉嫌违反广告法,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可以对这类行为进行行政处罚。而如果是真的,而且通过组织学员考试舞弊或者以行贿方式去“包过”,则可能不仅仅涉嫌行政违法,还可能牵涉到刑事犯罪,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罪或者行贿罪

  • 秒速飞艇规则
  •